虽然这些商品从境外发来

2017-12-04 04:41

此外,为了防止这些商品通过代购等灰色通道销售,海关将加大个人入境携带物品的检查,并提高行邮税税率。

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税收研究室主任张斌对记者表示,财政部关税司公布的一系列针对个人购买海外商品的新政策,最终目的都是要回归税收公平。

众多政策涉及的企业开启了通宵模式,因为留给他们调整内部系统,与海关正式对接的时间,仅仅只剩几个小时了。

他举例说,一家外资奶粉企业在中国设厂投资,必须要交17%的增值税,但同样品牌的奶粉如果通过进口跨境电商的保税+行邮方式进入中国市场,一般只需缴纳10%的行邮税,这就产生了税收不公的现象。

虽然这些商品从境外发来,但只要在本地销售,出于税收公平原则,都应该缴纳增值税。他说。

一些跨境电商企业和负责执行政策的部门都对记者表示,过去三天,他们在与政策互相试探,保持弹性,最终达到了微妙的平衡。但这样的平衡会持续多久,在新的细则或解读公布前,他们心里并没有底。

麻烦才刚刚开始。缺少解读的政策让负责执行的部门、相关企业和消费者感到有些无所适从。

其中一位人士对本报指出,对进口跨境电商这个灰色模糊地带的监管,已引起了全球关注。比如,去年底亚马逊和ebay的增值税逃税问题在英国引起了重视,英国财政部发言人表示,英国关税机构(hmrc)正在商议各种对策,让网络平台承担商户偷漏税的责任。

此外,虽然跨境电商物品是按照最终零售价格征收,传统一般贸易是按照到岸价格征税,但跨境电商是直接销售给消费者,传统贸易之后经过的每一个环节的经销,都会相应征收增值税,这样的差异是可以理解的。

其中,澳大利亚规定跨境网购物品1000澳元(约合人民币4883.3元)以下免征关税;日本规定课税价格总额合计10000日元(约合人民币598元)以下物品免税;韩国规定总赋税价格为15万韩元(约合人民币840元)以下的物品免税;欧盟规定由价值可忽略不计货物组成的寄售/托运货物,每件内在价值不超过150欧元(约合人民币1105元)免税。

虽然早在3月底,财政部就已正式发文,确定自2016年4月8日起,我国将实施跨境电子商务零售(企业对消费者,即b2c)进口税收政策,并同步调整行邮税政策。但企业经营范围的正面清单,却在4月7日21时左右才正式公布。

进口消费品跨境电商的规模越来越大,需要通过提升本身的效率、运营能力、减少中间环节来发展壮大,而并不是通过税收的不公平来获得发展。他说。

虽然同等金额不同货币的国内购买力并不相同,但仅从货币绝对金额来看,个人海淘新政单次交易限值2000元、年度交易限值为20000元的规定,算是相对合理的金额。

本报记者从多个渠道了解到,在本次新政探讨期间,关于个人购买跨境电商限额的参照标准,是海外几个主要贸易国家(包括但不仅限于)针对个人入境包裹/互联网购物的限额标准。

从决策者的角度来说,恢复税收和贸易的公平性,是电商新政的初衷。

一些电商向记者表示,过去的72小时里,他们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到,现在的模糊期正是配方奶粉等备注模糊的商品最后的去库存机会;对于从境外归来的游客和代购,更高的开箱率和更严格的交税规则,也让他们感觉到政策的风向。